logo
首頁 | 輿情進行時 | 微觀點 | 輿情快報 | 政務輿情 | 企業輿情 | 輿情案例庫 | 輿情排行版
昆明 | 昭通 | 曲靖 | 玉溪 | 保山 | 楚雄 | 紅河 | 文山 | 普洱 | 西雙版納 | 大理 | 德宏 | 麗江 | 怒江 | 迪慶 | 臨滄
當前位置:首頁 > 輿情進行時 > 正文
“云南巧家投毒案”線索指向另一人
2016-08-15 09:26:52 來源:蘭州晨報 光明網

8月9日,錢仁風案迎來節點,錢仁風獲國家賠償172.3萬元。發布會后,該案的另兩位受害者——幼兒園園長朱梅一家、受害女童侯磊(化名)的父親侯老六,共同向云南省公安廳提交了請求追查真兇的訴求。由于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訴求,所以當天他們請錢仁風的律師陪同到公安廳提交材料。8月10日,記者了解到,云南省公安廳信訪部門已經接收了兩家的請求材料。

“我是錢仁風的代理律師,國家法律規定,我只能作為她的代理人,不能作為朱梅和侯老六的代理人。所以我只能以公民的身份,到公安廳提交我知道的線索。”律師楊柱說,他提交的線索共有4條:

第一條是2001年,追求朱梅遭拒的巧家縣人羅某與謝某,兩次聯手翻墻進入朱家盜竊,分別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2002年1月24日出獄。巧合的是,二人出獄后一個月內,朱家先是一輛摩托車被縱火燒毀,隨后幼兒園發生了投毒案。

第二條是朱梅家此后先后被縱火4次、燒毀摩托車7輛,最后一起縱火案發生在楊柱第一次赴巧家縣調查的2010年,“令人詫異的是,5次縱火作案手法如出一轍,均為點燃摩托車油箱縱火。”

第三條是2010年,楊柱作為錢仁風的代理律師赴巧家縣城調查時,一名年輕女子突然沖到他與朱梅一行人面前,問“是不是要翻案了”,并當場威脅朱梅。楊柱說他才知道該女子是羅某的妻子。

第四條是投毒案發生后,羅某曾騎一輛紅色女士彎梁摩托車,到曲靖麒麟區一朱姓農戶家中住了很久才離開。

“綜上所述,我覺得此案應該把投毒案和縱火案進行并案偵查。”他說。最后楊柱說,來自云南省高檢的卷宗顯示,當年辦理錢仁風案件時,還有3名警察涉嫌筆錄造假。這3人目前仍在當地工作,其中兩人還升了職,他會向云南省高檢建議調查3位警察。 據《華西都市報》

延伸閱讀

受害女童父親:恨了錢仁風14年無法原諒只希望抓到真兇讓女兒含笑九泉

8月9日,云南省日新中路,侯老六噗通一聲跪了下去。14年的痛苦、悲憤,甚至是憎恨,像一坨千斤鉛塊,灌進膝蓋,站不起來。他記不清這樣跪過多少次了,從巧家縣醫院,到昭通市中院,整整14年,直至麻木,絕望。這一次,他也覺得“眼前并沒有升起什么曙光”。

“我無法原諒錢仁風,我恨了她14年。”8月10日,侯老六顫抖著聲音對記者坦言,“我不想聽公安機關‘時間久了、證據缺失、取證難’的說法,我只想聽到他們抓到了真兇,讓我女兒含笑九泉”。

1 正在午休,忽聞女兒被毒死

2002年2月22日,家住云南巧家縣的侯老六接到了岳母的電話,“老六!快去縣醫院一趟……”岳母哭著說,“磊磊出事了,快去醫院看看”。

“出什么事了?”“不知道,你快去!”岳母哭得快要斷氣。磊磊,一個2歲半的女孩,是侯老六和妻子的愛情結晶。因為出生時,家里的房子剛好修到第三層,想著雙喜臨門,房屋材料又多是石頭砌成,侯老六便給女兒取了個三個石頭組成的男孩名字,希望她將來一步步高升,穩穩健健地走上人生路。

掛掉電話,侯老六就奔向縣醫院。彼時,磊磊正躺在急救室,滿臉發青,鼻子掛著氧氣,醫生正在搶救。

“我的女兒怎么了?”侯老六一把抓住幼兒園園長朱梅的手臂,朱梅一臉驚恐,“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食物中毒……”不久后,醫生走了出來,“通知火葬場吧”。侯老六噗通一聲跪下去,但得到的是幾位醫生的搖頭。憤怒、悲傷和疑惑齊齊涌上心頭,侯老六抓住朱梅,想給她一耳光,但被拉了下來。后來通過朱梅的父親朱明華轉述他才知道,幼兒園一并送過來的還有2個小孩,可能是食物中毒。

2 拿了4萬賠償,與朱家斷了來往

抱著女兒已經冰涼的軀體,侯老六怎么也想不通,早上還笑瞇瞇跟他說再見的乖孩子,下午就陰陽兩隔。時至今日,14年過去,他仍然清楚記得,那天早上女兒穿了件綠色的厚外套,坐在外婆的電瓶車后面去上學。

臨出發前,他給女兒做了一碗面條,女兒吃得干干凈凈。“我和我老婆分工很明確,早上我們到市場上擺好肉攤,我就回來給娃娃做早餐。我照顧娃娃的時間更多,和娃娃的感情最好,平時走親訪友,我都把她頂在肩膀上,她睡覺都睡到我手彎彎頭……”

女兒去世第二天,幼兒園園長朱梅的父親朱明華提著禮品,膽戰心驚地上門道歉。一見到侯老六的父親,朱明華就跪了下去。

侯老六的父親和朱明華是老友,兩人還帶點親戚關系,朱明華輩分小,叫侯老六父親一聲“大爸”。他提出先拿3000元把孩子安葬了,但被侯老六的岳母罵了出去。

下午,朱明華又請來一位當地比較有威望的長者當中間人勸說兩家私了。來探望的鄰居也勸說,看在雙方是熟人外加親戚的份上,該理解的理解,該原諒的原諒。

侯老六沉默了,妻子黃艷哭昏過去。晚上,從派出所傳來消息,導致女兒死亡的原因是投毒,嫌疑人是幼兒園做飯的小保姆錢仁風。

侯老六同意了朱家賠償4萬元的建議,并要求朱家給女兒找一個風水寶地隆重下葬。女兒入土后,侯老六對朱明華說:“從今天起,你們不要來我們家,我不想看到你們。”兩家就此斷了來往。當晚,侯老六找出割肉的尖刀,他想找到小保姆的家,狠狠揍她父親一頓,“甚至是為女兒報個仇,大家同歸于盡”。但這種想法剛一萌生就被家人罵了回去。擔心他出事,家里還特地安排了人手每天看著他。

3 “無法原諒錢仁風,除非抓住真兇”

一晃14年,侯老六和妻子又生了兩個兒子。失去女兒的痛苦,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駐進心底。

2015年12月,十多年沒來往的朱明華突然給侯老六打來電話,“老六,錢仁風被無罪釋放了,投毒的可能是其他人”。這讓侯老六逐漸結疤的傷口被驟然揭開。從朱明華口中他才得知,錢仁風在獄中一直喊冤,最后找到了律師楊柱,楊柱免費代理她的案子,并找到朱明華、朱梅等人重新了解情況。最終,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重審該案。

侯老六趕緊跟律師楊柱通了電話,了解了楊柱查出來的一些線索,了解了云南省高院重新審查的過程,更打聽到了云南省高院決定對錢仁風進行國家賠償的事。侯老六哭了:“如果錢仁風不是兇手,兇手又是誰?在哪里?”今年7月9日,云南省高院領導當著媒體向錢仁風鞠躬道歉的鏡頭,讓侯老六的傷口徹底被撕裂——“這么多年了,沒有人給我道過歉,沒有人給我打過一個電話,我活生生的女兒去了幼兒園,回來就成了一具尸體,誰給我道歉?”

記者此前采訪錢仁風時得知,她曾給侯老六打電話請求見面,但遭到拒絕。

8月9日,錢仁風的國家賠償裁定公布當天,侯老六第一次和斷絕來往14年的朱明華見面,兩人一起來到昆明,希望旁聽云南省高院的發布會。但是他們沒能進去。在等待了幾個小時后,面對陰郁的天空,侯老六噗通一聲跪倒在昆明日新中路,14年的痛苦、悲憤,甚至是憎恨,一并涌上心頭,讓他的腿像灌了千斤重的鉛塊,久久站不起來。

“當年說我女兒是錢仁風毒死的,是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現在說我女兒不是她毒死的,也是公安、檢察院和法院。我恨了錢仁風14年,現在突然說兇手不是她了,讓我相信哪個?我無法原諒錢仁風,我也不想見到錢仁風,除非公安抓住真兇。” 據《華西都市報》


免責申明:

一、本站除原創屬名云南輿情網的文章或圖片外,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媒體或網絡,對于轉載的內容,其文字或圖片版權屬于原作者,本站轉載僅供大家學習和交流,切勿用于任何商業活動。

二、如果云南輿情網轉載的來自于網絡或其他自媒體平臺的文字、圖片內容侵害了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第一時間進行核實并處理。

三、本站對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完整性不承擔任何責任。對因使用所提供信息導致的實質性或非實質性損失,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索賠。

四、轉載的內容不代表云南輿情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讀者提供更多信息,以作參考。網友評論只代表其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

五、對于云南輿情網來稿,保留不事前通知即更改、刪除部分內容的權利。

六、本站對發布的用戶投稿所引發的版權糾紛不承擔任何責任。

七、本站歡迎其他網站轉載或引用云南輿情網的內容,但是下列內容除外:本站所指向的非本站內容的相關鏈接內容;已作出不得轉載或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聲明的內容。在使用本網所屬內容時必須注明來源為本網站及作者姓名。

八、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法律訴訟或任何其他形式的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合作伙伴 - 友情連接 - 法律顧問 -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14 yunnanp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14004100號-1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云)字第0011號
本網法律顧問:云南歐派律師事務所 謝興友 0871-63630371 13013301806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云南輿情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山东二五八将麻将规则 河北11选5一定牛 15选5 复式投注查对表 股票2吧 澳洲幸运8是哪个国家开奖 信威集团股票股吧 pk10七码单期计划群 体彩甘肃11选五怎么玩 三分彩计划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 哪个刮刮乐容易中大奖